您的位置: 赤峰资讯网 > 科技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二十八章 怀孕了?谁的?

发布时间:2019-09-25 22:36:52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二十八章 怀孕了?谁的?

基尼这么多年早把脸皮练厚了,对于章晋阳的试探面不改色:“不知道,不过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岔子,我也很担心,不过……他应该比原来的老板强那么一点点——我过去的那个老板是九头蛇。”

铜像的眼睛立刻就立起来了:“九头蛇?”

基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手上一顿,立刻又恢复了对酒杯的擦拭:“没错,我也是在酒吧被收购之后才知道的,新老板告诉了我,据说他们是仇家……但我猜新老板不是神盾局。”

铜像低下头不说话,但是捏着酒杯的手上青筋暴露,显然在克制自己,基尼用眼神挑了一下他,那意思是询问章晋阳:“这怎么个意思?”

章晋阳撇了撇嘴,一个眼神还了回去:“私人恩怨,这地方,和九头蛇没仇的人可不多。”

一只手重重的拍在他背上,一个稍带点沙哑的烟嗓懒洋洋的:“啊哈,瞧瞧这是谁来了,才一露面就和我们的大众甜心儿眉来眼去的,当心有人敲你闷棍呦……”

章晋阳一回头,惊喜的脸色溢于言表:“嘿!克莱尔!好久不见,你就这么和你的老板说话吗?”

克莱尔·坦普尔,他医院的护士长,也是他和马修共同的好朋友,嗯,还有卢克·凯奇,不过那个大黑个子和章晋阳不是很合拍——主要是理念冲突。

北美鹰就是这样,对于一些人来说,工作的时候你是他的老板,但是下了班,他才不会管你的身份是什么——克莱尔就是这种人的典范,所以她的朋友多得很。

章晋阳把目光转在她身后冷着脸的警探身上:“嗯哼,同样好久不见了,奈特警官,工作不顺利?”

黑人警官密斯蒂·奈特还是他第一次去找卢克·凯奇希望说服这个大个子加入奥拉尼德斯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她正和一个油腻中年白人警官调查一个可敬老人被谋杀的案子,会面不是很愉快。

奈特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坐在铜像身边打了个招呼,显然他们之间也是认识的,大概都是这里的酒客的缘故:“工作?对不起,我没有工作了,前几天刚刚被炒了鱿鱼。”

克莱尔立刻安慰她:“没事的,米缇(米斯蒂的昵称),很快就会过去的,我听说铁暴龙俱乐部正在招好手做机甲驾驶员,你一定通过面试的。”

章晋阳晃了晃手:“呃,发生什么了?史黛西局长可是个很严肃的人呢,他可不会随便放过现奈特警官这么优秀的人才。”

克莱尔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线条柔和细腻的双肩一下垮了下来,和她同步翻白眼的是奈特,顺便还有几声冷笑:“呵呵,警官?我早就不是警官了,在史黛西局长上任之前。

档案上记了一比,至少十年不能再考警察,现在过了……七年还是几年?冲动执法,我只不过是打断了一个人渣的鼻梁而已。”

克莱尔面无表情:“不要忘记海绵体硬性挫伤,泡皮系带撕裂,还有……他碎了一个球儿。”

奈特不太自在的拧了拧身子,接过基尼递过来的酒,默不作声的抿了一口。铜像轻轻地夹了一下大腿,上下的打量着这个英气勃勃的前任警官,颇有兴趣。

章晋阳挑了挑眉毛,一扁嘴:“噢,这个是不太理智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二十八章 怀孕了?谁的?

,虽然我认为奈特你肯定做得对,毕竟你能让你动那么大肝火的人可不多。

那么,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又碎了一个球?”

克莱尔扑哧一声,刚端起来的酒差点洒出来,铜像一咧嘴无声的笑了,奈特郁闷的翻了个白眼,把杯子重重的顿在吧台上,别过头去不理他:“康珀,你是怎么认识这家伙的?”

铜像保持微笑:“唔呣,我们在一件案子上合作过,那时候我还是警察——但不是新约克的警察。

后来我们头儿死了,被人报复,我打算报复回来,就辞了职,布鲁特帮了我。”

奈特抿了下嘴,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基尼再来一杯,而克莱尔关注的则是另外的重点:“你报复回来了?杀了什么人吗?”

铜像诧异的看着她:“杀人?没有,我是智谋型的,喜欢圈套。不过他们应该死了很多人,特警队火力不弱。”

克莱尔舒了口气,这女人是不杀主义的坚定支持者,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奈特则伸手敲了敲铜像略显夸张的胸肌,发出嗵嗵的重低音:“智谋型的,嗯哼?”

铜像很严肃的对她表示:“没错,智谋型的,我不喜欢冲进人群踢碎谁的球……”

他的话引来一阵哄笑,章晋阳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喝光了杯中的酒,示意基尼自己不要了:“我得走了,看门狗现在很猖狂,镇子里多了不少可疑的人。

一些自以为是的傻瓜,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都以为自己是天才间谍呢。”

奈特探过头来:“看门狗?你在追查他们吗?带上我怎么样?”

章晋阳准备离开的脚步一顿:“他们……应该招惹不到你吧?”

克莱尔叹了口气:“米缇的男朋友被杀了,据说和看门狗有关,她已经调查有一段时间了,一直往外地跑,所以才被炒了鱿鱼。

这次回来就是想找几个帮手的,但是卢克他们分不开身,杰西卡……你有多长时间没见到杰西卡了?她怀孕了,但是状况不太好,一直住在医院里。”

章晋阳清楚的听到自己的下巴发出“咔吧”的折断声:“什么?杰西卡怀孕了?谁的?”

奈特好大一堆白眼扔给他:“还能是谁的?卢克的呗,他们是夫妻。”

章晋阳没理她,低下头呐呐自语:“卢克,杰西卡,这可是个大事儿。”

如果他们记错的话,绯红虎杰西卡·琼斯和卢克·凯奇都是变异人,一个是因为意外的化学品污染获得了能力,一个则是接受实验被改造的结果,他们之间……真的能孕育生命?

怪不得杰西卡会住院,他们的孩子在先天上肯定会与众不同,但是到底哪里不同,甚至是不是缺陷婴儿,这都没有办法确认。

章晋阳看了一眼克莱尔,既然她说一直住在医院了,那就应该是在朱蒂那里,这女人居然一直都没告诉自己,会是什么原因?

天津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天津治疗睾丸炎方法
天津治疗睾丸炎费用
天津治疗睾丸炎医院
天津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