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赤峰资讯网 > 娱乐

农民医生第五百六十一章送你去监狱

发布时间:2019-11-21 23:54:14

农民医生 第五百六十一章 送你去监狱!

第五百六十一章送你去监狱!

说实话,对于林玉年这号人,扬益真心没放在心上。

那次在刘瑞琪的生日宴会上让他吃瘪,扬益知道以他的性格,肯定会记恨。但是时间那么久了,也没见林玉年找上门来。扬益几乎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号人。

在郊区杀了他们林家的老靠山,林家人不可能不知道,何况刘凯这老狐狸还把人家在j省多少年的家底都给掏空了。林家人肯定不会轻易放弃的。

但是,扬益觉得这个林玉年是不是报复错对象了?杀他们家老头子是为了自保,夺他们家产的人是刘凯。和他扬益有什么关系。怎么就偏偏找上他了?

看着已经被仇恨蔽了双眼的林玉年,扬益忍不住轻轻一笑。

宁得罪君子,也不要招惹小人。既然招惹了小人,那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消失。

林玉年,在扬益眼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在林玉年的身边,扬益竟然还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元旦晚会上碰到的那个叫林语唐的女孩。

林玉唐,林玉年。

扬益不禁讶然失笑。

在形当中,他竟然把人家兄妹或者姐弟给得罪光了。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两位老人见到扬益,情绪显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如果不是两个警察拉着,恐怕都要冲过来和扬益拼命了。

两人的打扮打扮都很普通,应该属于工薪阶层,不过让扬益诧异的是他们还请了专门的律师。

看他们的情况不像是能请得起律师的样子,扬益又忍不住瞥了一眼林玉年的位置。

“你个杀千刀的杀人犯,你还我们家秀儿命来。你还我们家秀儿命来。”老奶奶双目通红的盯着扬益,不顾警察的阻拦,对着扬益抓牙舞爪。

“警察,抓他,你们抓他啊。他就是害死我们家秀儿的真凶。我可怜的孩子,才十九岁,就这么死了。”老头也是一脸憎恨的看着扬益,恨不得杀了他才解气。

听到这样的话,扬益虽然很生气,但是也不至于急着开口反驳什么。

他们,其实也只不过是两个可怜的老人罢了。

法官读了一段繁长的开头,然后才让宣布正式开庭。

对方显然是早有准备,律师的口才极好,而且证据也准备的极为齐。

那几个带着女孩去酒吧的男人部到场作证,证实了女孩是死在酒吧,酒吧故意毁尸灭迹的事实。而且还说,药是在酒吧吧台买的。

扬益知道,如果没有人给他们钱,他们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就算是酒吧倒闭,就算是他被拉下水,他们也逃不了干系。坐牢也是肯定的。何况,他还不一定会下水呢。

两面的律师开始巧舌如簧的辩驳。扬益几乎成了局外人。

后因为对方证据充足,而扬益也承认了嗑-药死人的事情,所有这边的律师很辜的输了。

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白痴的顾客呢。

这下不仅仅是顾客被抓的问题,他的资历上也要画上浓重的一笔。失败,谁愿意请一个打官司总是失败的律师?

“现在我宣布-----”

“慢着。”扬益挥了挥手,阻止了已经扬起手中木槌的法官,自信满满的说道:“法官大人,我还有一个证人没有出场。”

法官重重的看了扬益一眼,点头说道:“那就有请被告人的证人出场。”

他才发现,自己也是一身冷汗。

这一锤子敲下去,他的职业生涯也就该画上句号了。别人不知道扬益的强势,他怎么会不知道?连省委记都要笑脸相迎的人能是好相与的?

本来得到记的通知,他还以为这个案子,扬益稳胜呢,谁知道这边连个屁的证据都没拿出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总不能偏袒的太过分吧。

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憋住了呼吸。

他们很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证人,被扬益雪藏到现在才放出来。

林玉年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然后又恢复了之前的淡然,恶狠狠的瞥了扬益一眼,又若其事的将视线挪到法庭门口。

慢慢的,一个纤细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长发披肩,一身鹅黄色的羽绒服,下身一条紧身牛仔裤勾勒出修长的美腿。

不知道的莫名其妙,知道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林玉年忍不住噌的一下从位置上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孩,眼神里都是不可置信。

女孩是他花钱请来的在饭店打工的服务员,当初只是告诉她让她去酒吧喝一次酒,就有一万块钱拿。女孩也爽的答应了。

而药,也是他给那几个小混混的。让他们悄悄放在女孩的酒里。

因为是扬益的酒吧,他没敢跟进去监视,但是,不代表他没派人监视啊。

那些药足以弄死一头大象了,可是女孩怎么可能会活生生的站在面前?难道他们骗自己?根本没有把药给女孩吃下去?

“怎么办?”林玉年都要哭了。

他打死也不会相信,女孩竟然还活着。

如果现在不是大白天,他都以为是见鬼了呢。

“秀儿?”老奶奶不可置信的看着走进来的女孩,怯生生的叫了一声。

女孩甜甜的重她笑了笑,道:“奶奶。”

老人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冲动,小跑着冲下了台。

这次,那些警察反倒知趣的没有阻拦。

几个充当证人的男人再也坐不住了,想要逃,但是却被警察死死的摁在了位置上。

两个老人满脸怜爱的看着俏生生站在自己眼前的孙女,忍不住老泪纵横。

这一幕,同时也感动了许多人。

没错,女孩根本就没死。扬益当初在雷霸天的办公室替她把过脉,发现她体内还有一丝微弱的生气,这才决定将女孩死了的消息散布出去的。

引蛇出洞,这一招现在看来貌似很成功。

不过至于林玉年到底是不是幕后真正的凶手,那就不得而知了。

“法官大人,能让我说两句吗?”女孩瞥了扬益一眼,然后羞涩的低下头,不等法官吱声,直接开口道:“是他,他给我一万块钱,说只让我去夜来疯酒吧喝一次酒。”

女孩指了指林玉年,接着说道:“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和他们几个去了酒吧,然后他们就给我倒了一杯酒。我喝了之后就不省人事了

。一定是他们在我的酒里下了药。法官大人,这和夜来疯,也和扬益没关系,还是他救了我呢。”

“哗!”

整个法庭一片沸腾。

这简直比看电影还要让人刺激啊,原本以为酒吧贩卖毒品,害死了辜的小女孩,没想到竟然是有心人在导演。

林玉年的脸色已经变成了猪肝色,终于不甘的低下了自己高昂的头颅。

旁边的林玉唐一脸焦急。

整个案子持续了一个小时,没有中途休息,也没有坚持不下。

前期林玉年压着扬益打,后期扬益一举翻盘。

后在法官的锤剩下,整个案子宣布结案。林玉年因为蓄意谋杀,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可以去想象,等他十年后出来会是什么样的一番萎靡姿态。

扬益刚开始还以为林玉年即使告不倒他,也决然不会把自己搭进来的。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傻,现在连原本预谋的暗杀都省了。

或许,太过自负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几家欢喜几家愁。

扬益罪释放,欢呼的就是他的亲属团了。一群人欢天喜地的拥簇着扬益往外走。作为失败者,林玉年灰头土脸的被两个警察带上了金手镯子。

如果可以吃后悔药,林玉年想要买一卡车来吃。

当初在刘瑞琪的生日宴会上,扬益让他这么下不了台,这个仇他早就记在心里了。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报,只能一直忍着。可是现在,也是因为扬益,整个林家都散了。他的继承人身份也泡汤了。如果不是早前他多少还有一点自己的私人存款,现在他们家就都得要去大街上讨饭吃了。

林玉年发过毒誓要报仇,不管为了林家也好,为了他自己也好。

可是连老祖宗都不是扬益的对手,他一个人又怎么会是扬益的对手?想了很久,林玉年才想出这么一个绝妙的计划。

酒吧死人,扬益是直接负责人,就算是不能判处死刑,再借着之前的东风,那也足以让他身败名裂。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女孩竟然还活着,怎么可能还活着。

现在,一切都完了。

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就算是熬过十年,等他出来的时候,还会有谁在乎他?记着他?他只不过是一个被印上进过监狱的囚犯罢了。

这一刻,林玉年想死,也许只有死了,才会一了百了。才会解脱。

扬益走到林玉年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嗤笑道:“你想送我去监狱,反倒让我送你进了监狱,还真是世事常呢。”

“扬益,我会在监狱里看着的,看你还能嚣张多久?”林玉唐满脸狞狰。

出了法庭,扬益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笑道:“这下,酒吧的名声怕是会让多人记住了吧?”

“扬益,谢谢你。”女孩带着自己的爷爷奶奶怯生生的走到扬益跟前,说道:“真的很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想要害你。”

“没事,你也只不过是受害者罢了。”扬益大度的摆了摆手,说道。

对于这个女孩,他只能表示自己的同情。

女孩的奶奶老脸笑成了菊花,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小伙子,真是对不起。我之前还那样说你,都是那个坏人。是他告诉我你才是害死我们家秀儿的凶手。是------是你垂涎我们家秀儿的美色才------真是对不起。”

“老奶奶,没关系的,你也是关心则乱。”扬益有些同情的看着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轻声说道:“秀儿是吧,以后可以好好孝敬你爷爷奶奶哦。”

“我叫张秀。”女孩小声说道。

“------”

看着一家人千恩万谢的离开,扬益眼神有些恍惚。如果,他不会这一手该死的医术,那么岂不是又会有一个家庭分离蹦西?也许,他应该感谢它才对。

林玉唐双眼通红的走到扬益身边,咬着嘴唇沉吟了半响才道:“扬益,我能和你单独聊聊吗?”

扬益嘴角不禁浮起一丝讥讽的笑容,他知道林玉唐要说什么。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耽误你太多的时间的。”林玉唐怕扬益拒绝,赶紧说道。

武汉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乐山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珠海妇科医院
青岛市第九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州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