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赤峰资讯网 > 星座

仙魔大红楼 第六百六十五章 一人晋级,天下为谋!

发布时间:2019-10-17 16:17:10

仙魔大红楼 第六百六十五章 一人晋级,天下为谋!

“叶婉儿~~”

贾惜春张了张嘴,呼出身边女子的名字,但是后面的三个字,怎么也没办法让自己说了出口。

自己想说‘放手吧’,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远超普通圣人的底蕴根基在让自己放手,因为不放手的话,就得拼命了。

拼命,对普通人来讲,是一个很有气势的词汇;

拼命,对许多骄子来讲,是特别无奈的时候才会有的艰难选择;

然而拼命,对灌愁海的真仙比如贾惜春来说,是完全没有想过的那种事情。

而此时,内心的底蕴告诉自己……

要么放手,

要么,为贾宝玉拼一次命。

这里就有个悖论了,贾惜春还在迷糊,彻底绝对的想不明白,自己的这个宝哥哥,值不值用自己活了好些个斗转的性命来拼。

“三百六十五天,是一年;

三百六十五年,是一个轮回;

三百六十五个轮回,是一个宿命;

三百六十五个宿命,是一个斗转。

而我,活了八个斗转的漫长时间……”

贾惜春轻轻的说话,然后,把手掌从明珠的上面拿开,转而抓住了叶婉儿的胳膊,同样拿开了,笑道:“你不要出手了。”

叶婉儿擦了擦嘴角七彩色的血,有点失望的道:“惜春姐姐,你还是这种冷漠的性子

,也对,贾宝玉只是你这一世的哥哥,还不是亲的,不值得咱们花费太多力气呢。

我说……咱们的夫君也够无情的,怕咱们对付他,出去玩的时候还转移了灌愁海对天地六成的掌控力量,不然的话,杨摐、佛门、道门,还有青丘狐族,他们可没本事弄走一成三分的天地掌控啊。

对了,不再努力一下吗?虽然很奇怪,天地的铁则竟然很难扭转了,但咱们多费点力气,还是能帮贾宝玉一次呢。”

叶婉儿叭叭的说个不停,贾惜春没有反驳,在叶婉儿的记忆里,贾惜春是第一次容忍了自己的话多和事多。

这对贾惜春来说,其实是很奇怪的一种事情,贾惜春向来是个冷淡的性子,是自己最好的姐妹,也是最没耐心听自己叭叭叭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叶婉儿还想继续劝说,作为好姐妹,她不想贾惜春的性子一直冷了下去。

而此时,贾惜春摇头道:“不是多费点力气的事情了,天地剩下的六成威能在反击我们,如果杨摐那边出了手,咱们占据了天地五成三分的威能就是稳赢,他们不出手的话,单凭我们和青丘狐族,可能会赢了没有思想的天地,但也会身受重伤。

而要是失败的话……会死。”

“得拼命啊?啧啧,那你的宝哥哥可不值得这么大的份量。”

叶婉儿笑了,自己的底蕴根底比贾惜春差了不少,贾惜春这样说了,肯定就是实际的情况就是如此了,倒也用不着为贾宝玉做拼命那么危险的事情。

于是,叶婉儿招来地上的粉红色丝绸,想把明珠盖上,旁边却伸来一只晶莹剔透宛如水晶一般美如梦幻的手。

贾惜春打碎了月华编织的丝绸,然后,把自己的手掌摁在了明珠的上面。

额头沁出冷汗,嘴唇不断发白,自身的储存了八个斗转的底蕴也在飞快消耗,贾惜春摇头道:“刚才我问了自己,要是帮夫君拼命的话,我愿不愿意?”

“肯定不愿意啊,就夫君那人……”

叶婉儿毫不犹豫的回答了,事实上在整个灌愁海的八十六个姐妹里,有一多半都嫁给了夫君,然而和夫君同床共枕过的,却只有一个大夫人,也就是警幻仙子。

八个斗转的漫长时间,无数个年头,这种冷漠是没法表述出来的,曾经有过的心动没有温存培育,被时间和对方的冷淡不断的消磨后,感情,几乎就是没有了。

所以,叶婉儿回答得毫不犹豫,不隐瞒,也不需要隐瞒,大家心知肚明;

所以,贾惜春轻轻的笑了,冷淡转成了哀婉的道:“活了八个斗转那么长的时间啊,为了突破寿元的极限,也不断的覆灭天地衍生出的各种世界,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咱们连个能为他拼命的人都没有,有点可怜了。”

“那你是想……不值得啊!”叶婉儿看了看贾惜春的手。

“是不值得。”

贾惜春的手掌有地方裂开了,有点疼,抽搐了下黛眉的一角,笑:“就当宝哥哥的运气好,活腻了,拼命一下。”

“啧啧,不值得,太不值得。”

叶婉儿叹了好几口气,把脸凑过去,一双手捧住了贾惜春的脸颊和下巴,啵的亲了一口狠的。

“不过,你这样子,我喜欢。

这次不死的话,喂,活得无聊了,干脆,对食吧?”

“……”贾惜春。

所谓‘对食’,就是宫女和太监结成夫妻,以一种特殊的姿势(69)互相安慰,当然,宫女和宫女之间也可以,除了实力强点,贾惜春不认为自己和那种深闺怨妇般的宫女有什么区别,但这不代表着,自己会接受这种有点恶心的事情了。

贾惜春把膝盖弯曲,分出心神,要踹叶婉儿一脚。

叶婉儿吃吃的笑着躲到一边:“开个玩笑嘛~~~”

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手掌,

也,

放在了,

掌控天地威能的明珠的上面。

贾惜春呆滞了,少倾,摇头道:“这次不死的话,对食不可能,但是使个法门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滋味还是可以的。”

“大好处啊!和谁?”叶婉儿的眼睛亮了。

“想瞒过警幻仙子的话,找个老乞丐应该是种不错的选择。”

“……”

………………

微妙的力量沁进了天地间的每一处,特别高端,特别大气,特别上档次,以至于哪怕普通的圣人都很难察觉到这种恐怖的角力。

同一片天地,完全相同的力量,此时却分化了出来,就好像两个透明的巨人互相抓着胳膊,旁边还插着一把大刀,哪个被摔倒了,立马要挨上断头的一刀。

“有趣!”

“恐怖!”

“厉害!”

高端的力量别人看不见,却瞒不过杨摐的眼睛,这个英德神伟的帝王飞上天际,脚踩着孔圣人的记名星辰,抬头看无垠的星空。

“有趣,太有趣了,灌愁海竟然只掌控了四分的天地威能?没人掌控的天地威能竟然会自发性的抵抗和反击?更有趣的是:

灌愁海的人,竟然会为了宝哥儿拼命?”

天地本能的反抗剧烈,这点是杨摐没有想到过的,本以为灌愁海对天地的掌控极高,只要贾惜春出手宝玉会立马成就大儒,资源的消耗也会让灌愁海内讧。

而此时,内讧不内讧的已经不重要的,灌愁海的实力降低,这才是杨摐最看重的一点,

然后是,

贾惜春的……

拼命?

杨摐往下看去,看见媚娘把一个化身当成了自己,正陪着,嘴角翘起讥讽的笑,手指也掐算起来。

首先,贾宝玉不是灌愁海的人,没有灌愁海那种恐怖的根基;

其次,贾惜春为了贾宝玉拼命,这点就有趣了,需要多考虑一些。

杨摐当然不会认为贾惜春和宝玉有多深的感情,对普通人来讲,两人的血脉相连,感情也是可以拼命的那种了,可是对贾惜春来说,宝玉只是无数年里的一丁点儿的时光,达不到那种可以舍生忘死的程度。

那么,就只剩下唯一的可能性了。

“空虚,寂寞,冷吗?看来灌愁海的日子,不好过。”

杨摐也活了很久,作为帝王,很理解贾惜春的孤独和寂寞,他曾经自称寡人,到了现在,却从不自称寡人,寡人这个称呼,让他的清冷寂寞感觉加深了一层。

孔圣、无天,还有道家的老子在杨摐的身边出现,对视了一眼,孔圣抢先道:“启奏陛下,咱们是不是跟着出手?贾惜春,或许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

无天跟着道:“我倒是更心疼宝哥儿,他的简体字,不错。”

杨摐闻言,神秘的笑了;

孔圣闻言,却是雪白的胡须颤了一下,儒雅的文人第一圣,此时,一双同样儒雅的眼睛有如虎目,带着杀机盯向了无天上古佛。

宝哥儿的简体字能瞒过天下,当然瞒不过他们这种顶尖的圣人,再加上作为阴司之主有资格成就文人第十圣的《子不语》,孔圣是真的心疼宝玉,想宝玉能更进一步。

而无天上古佛,明着是说心疼宝哥儿,

事实上,

却是在说他孔圣怀有私心,一切劝谏都不可信!

“都说佛门四大皆空,老夫看来,此言大谬啊。”孔圣不软不硬的扎了一句。

“佛门是四大皆空,我无天又不是。”

无天上古佛的脚下出现一朵巨大的黑莲,声音也是不软不硬,动作也是同样的态度,明摆着:

要斗嘴,随便;

要开打,也随便。

而此时,老子甩动手里的拂尘,慵懒的打了个呵欠:“你们爱咋滴咋滴,反正老头子不出手……

他们要是成功了,儒家多个厉害的文人,老头子不喜欢;

他们要是失败了,贾惜春这种可以做棋子的丢了命,老头子也不喜欢。

随他们去,成功也好,失败也好,老头子就当今天没来,反正世人都知道,老头子还在闭关呢。”

杨摐闻言,头也不回的道:“过一阵子,你就该‘出关’了。”

“谨遵陛下圣喻。”

当老子甩动拂尘行礼后,杨摐停顿了片刻,抬手道:“这一次,不需要出手,”

“谨遵陛下圣喻。”

孔圣、无天上古佛,还有道家的老子同时行礼,杨摐既然开口,事情就成了定论,不需要多留,各自回各自的道场就好。

只是,老子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皇者威仪!

皇者谋略!

皇者大气之风!

杨摐身为帝王,已经融合和吸纳了文、道、佛三家的学识和道理,能统率三大教派的杨摐,想得比任何人都通透。

贾惜春是一枚不错的棋子,然而杨摐考虑到了棋子的不确定性,棋子从来都是棋子,但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根本没法确定。

宝玉要是成功了,也确实是一柄利剑,然而这柄利剑的价值,不一定抵得过贾惜春的死。

所以,是生是死,自己拼搏!

杨摐这次使用的,是老子《道德经》里的‘无为而治’。

“只是,苦了宝哥儿。”

孔圣看向宝玉的方向,又叹了一口气,身形飞快消散。

希望,

你宝哥儿的命够好~~~

青岛治疗早泄费用
烟台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黑龙江好的癫痫病医院
青岛治疗早泄医院
烟台治疗阴道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